“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产品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2个中间版本)
第1行: 第1行:
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
+
<br>
 +
<center><font size="6" color=blue;">'''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
 +
'''</font></center>
 +
<font size="5" color="#545454>
 +
在维多利亚中心的戴尔斯福德(Daylesford),有一个叫做Dja Dja Wurrung的社区。在这里生活着一户人家,男主人叫帕特里克,女主人叫梅格,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叫泽弗,17岁,小的叫伍迪,今年6岁,他们还养了一条杰克罗素梗犬,叫做零。看起来很平凡的四口之家,
 +
 
 +
 
 +
我们是地球公民,如果我们不再次承担起公民的责任,地球上的每一个地区、每一个物种,终会因我们而毁灭。
 +
 
 +
                                                                                          ----帕特里克
 +
 
 +
 
 +
 
 +
在Dja Dja Wurrung社区,他们有四分之一英亩的土地,约为1.5亩。这块地曾经很贫瘠,满目疮痍,十年前,夫妻俩把它买了下来,并把它改造成了一个朴门基地,一家人就在这里生活了近10年。
 +
 
 +
 
 +
 
 +
帕特里克:“这个故事讲述的是我的家庭和社区在高科技文明上的转变,高科技文明是一种高度城市化、以技术为中心但却生态赤字的文化。而朴门永续设计是一种让人们与自然事物产生联系的方法,我想,这是多年来它一直吸引着我的原因。”
 +
 
 +
 
 +
 
 +
 
 +
 
 +
基地的俯视图
 +
 
 +
 
 +
 
 +
 
 +
 
 +
菜园里的风景
 +
 
 +
 
 +
 
 +
极简主义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得提到一个关于“垃圾袋”的故事,他们笑称为“垃圾袋时刻”(Bin-liner Moment)。
 +
 
 +
 
 +
 
 +
在垃圾桶上套一个垃圾袋,装满了以后直接连垃圾袋一起扔到垃圾箱,这是很多家庭处理垃圾的办法。有一天,他们突发奇想:我们有堆肥,有蚯蚓农场,有它们来帮助消耗垃圾,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垃圾袋呢?我们并不需要啊!
 +
 
 +
 
 +
 
 +
有了这个引子,他们逐渐意识到,其实很多东西都没有必要,于是,他们开始尝试不使用塑料。最后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放弃了汽车,使用自行车来代步,他们放弃了煤气,使用柴火来替代。
 +
 
 +
 
 +
 
 +
帕特里克:“考虑到折旧、磨损、汽油、执照、保险等因素,澳大利亚平均每年的汽车成本约为15,000美元,而澳大利亚每个家庭至少有两辆以上的汽车,也就是说每个家庭在汽车使用上要花费30,000美元。”
 +
 
 +
 
 +
 
 +
 
 +
 
 +
 
 +
 
 +
至于柴火就更简单了,只需要骑着自行车拖车,沿着公路走上一公里,准有收获。他们用这种方法收集了大量的建筑材料以及被丢弃的柴火,把它们搬上拖车,带回家砍好,就是满满的柴火储备了。
 +
 
 +
 
 +
 
 +
 
 +
 
 +
 
 +
 
 +
柴火代替了煤气,房屋里有一个烧木柴的炉子,这个炉子承担了很多功能,烧水、做饭、烘干衣物以及取暖。
 +
 
 +
 
 +
 
 +
 
 +
 
 +
 
 +
 
 +
 
 +
 
 +
帕特里克:“放弃意味着对其他事物的肯定,我放弃了汽车,这就意味着我不用像十年前一样做一个全职建筑师,朝九晚五地奔波。”
 +
 
 +
 
 +
 
 +
帕特里克和梅格的生活很忙碌,也很劳累。他创办了一个乡村学校,栽种蔬菜,教育孩子,一周七天都忙于家庭和社区生活。梅格也不轻松,她一周有两天时间为大卫洪葛兰的办公室做宣传和行政工作,此外的家庭和社区生活也占用了她大量的时间。
 +
 
 +
 
 +
 
 +
 
 +
 
 +
梅格在社区分享她的发酵知识
 +
 
 +
 
 +
 
 +
但这种忙碌又是不一样的,它是充盈而愉悦的。他们有一笔抵押贷款,因此他们建了一个小木屋用来偿还那份贷款,小木屋取名为“PERMIE爱的小屋”,挂在Airbnb上。他们的房屋由此有了许多访客,也结交了很多朋友。
 +
 
 +
 
 +
 
 +
 
 +
 
 +
 
 +
 
 +
 
 +
 
 +
 
 +
 
 +
 
 +
 
 +
到Tree Elbow参观的人们
 +
 
 +
 
 +
 
 +
帕特里克:"我们的家庭收入不足30,000美元,远低于贫困线,但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很富有,因为我们有时间。我们的银行就是树桩和地窖,还有收集的种子。但是,最大的财富是我们的知识宝库,它永远不会被夺走,直至死亡。“
 +
 
 +
 
 +
 
 +
对他们来说,金钱并不是最大的财富,真正的财富是时间,家庭时间和社区时间,知识以及累积知识的过程。因此,在教育小孩的时候,他们强调的是关系以及知识。
 +
 
 +
 
 +
 
 +
伍迪小朋友也不干落后,父母在忙碌的时候,他也不闲着,处处都有他的身影。跟着父母骑单车去寻找柴火,看到一个5岁的小朋友把和他差不多大的木柴搬上拖车,我简直惊呆了。这还不是全部,你见过哪个五岁的小孩拿着一把刀,一边挥舞着削蔬菜一边淡定地说:我三岁就开始使用刀了。小老弟,你很可以!
 +
 
 +
 
 +
 
 +
 
 +
 
 +
 
 +
 
 +
梅格在伍迪睡觉之间问他:“今天的你感觉怎么样?这样的生活你感觉怎么样?“
 +
 
 +
 
 +
 
 +
伍迪回答她:”妈妈,我觉得它很美丽。“ 小朋友的语言真是可爱。
 +
 
 +
 
 +
 
 +
 
 +
 
 +
伍迪跟着爸爸学木工
 +
 
 +
 
 +
 
 +
梅格:”家里有个小孩子,每天都像冒险,一天的辛苦工作后会觉得很疲惫,但孩子的畅想在提醒你,生活在这里是我们的荣幸。“
 +
 
 +
 
 +
 
 +
伍迪每天起来,就开始拥抱这个世界,跟着爸爸到森林里采集食物。在一亩半的土地上不可能做到自给自足,他们也会和其他社区的交换食物。
 +
 
 +
 
 +
 
 +
 
 +
 
 +
 
 +
 
 +
除了菜园里产出的食物,森林里的其他食物也被纳入到了每天的饮食。大部分是菌类、动物和一些野菜。帕特里克会到森林里寻找一些可食用的野菜,他在社区定期举办了一个科普可食用野菜的活动,帮助人们认识一些可以吃的野菜。
 +
 
 +
 
 +
 
 +
 
 +
 
 +
 
 +
 
 +
 
 +
 
 +
帕特里克在科普可以食用的野菜
 +
 
 +
 
 +
 
 +
他们大约有8、9年的时间没有吃超市的工业食品了。从小到大,伍迪没有吃过加工的零食,他的零食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柑橘,又或是一大捧新鲜的浆果。
 +
 
 +
 
 +
 
 +
 
 +
 
 +
 
 +
 
 +
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低碳节俭的生活,家里有两个堆肥旱厕,粪便经堆肥后就变成了土地的肥料,生活用水经过滤后用来浇菜。尽量不成为一个污染者似乎是他们生活义务。
 +
 
 +
 
 +
 
 +
 
 +
 
 +
堆肥旱厕使用的锯木
 +
 
 +
 
 +
 
 +
帕特里克: ”有幸生活在Dja Dja Wurrung社区,要学习和尊重当地的文化,过得更好是一种责任,同时,低碳生活,照顾好这个世界也是一种义务。即使世界上有阴霾,很多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的生活仍充满欢乐。我并没有要求所有人都要这样做,而是我们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这是我们对世界负责的方式,也是对这个时代困境的回应。这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毫无价值,但对我们来说,这感觉很美妙。“
 +
 
 +
[https://mp.weixin.qq.com/s/DY9MLQcM6pNyPTD5IrY92A 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

2019年12月5日 (四) 08:30的最新版本


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

在维多利亚中心的戴尔斯福德(Daylesford),有一个叫做Dja Dja Wurrung的社区。在这里生活着一户人家,男主人叫帕特里克,女主人叫梅格,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叫泽弗,17岁,小的叫伍迪,今年6岁,他们还养了一条杰克罗素梗犬,叫做零。看起来很平凡的四口之家,


我们是地球公民,如果我们不再次承担起公民的责任,地球上的每一个地区、每一个物种,终会因我们而毁灭。

                                                                                          ----帕特里克


在Dja Dja Wurrung社区,他们有四分之一英亩的土地,约为1.5亩。这块地曾经很贫瘠,满目疮痍,十年前,夫妻俩把它买了下来,并把它改造成了一个朴门基地,一家人就在这里生活了近10年。


帕特里克:“这个故事讲述的是我的家庭和社区在高科技文明上的转变,高科技文明是一种高度城市化、以技术为中心但却生态赤字的文化。而朴门永续设计是一种让人们与自然事物产生联系的方法,我想,这是多年来它一直吸引着我的原因。”



基地的俯视图



菜园里的风景


极简主义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得提到一个关于“垃圾袋”的故事,他们笑称为“垃圾袋时刻”(Bin-liner Moment)。


在垃圾桶上套一个垃圾袋,装满了以后直接连垃圾袋一起扔到垃圾箱,这是很多家庭处理垃圾的办法。有一天,他们突发奇想:我们有堆肥,有蚯蚓农场,有它们来帮助消耗垃圾,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垃圾袋呢?我们并不需要啊!


有了这个引子,他们逐渐意识到,其实很多东西都没有必要,于是,他们开始尝试不使用塑料。最后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放弃了汽车,使用自行车来代步,他们放弃了煤气,使用柴火来替代。


帕特里克:“考虑到折旧、磨损、汽油、执照、保险等因素,澳大利亚平均每年的汽车成本约为15,000美元,而澳大利亚每个家庭至少有两辆以上的汽车,也就是说每个家庭在汽车使用上要花费30,000美元。”




至于柴火就更简单了,只需要骑着自行车拖车,沿着公路走上一公里,准有收获。他们用这种方法收集了大量的建筑材料以及被丢弃的柴火,把它们搬上拖车,带回家砍好,就是满满的柴火储备了。




柴火代替了煤气,房屋里有一个烧木柴的炉子,这个炉子承担了很多功能,烧水、做饭、烘干衣物以及取暖。





帕特里克:“放弃意味着对其他事物的肯定,我放弃了汽车,这就意味着我不用像十年前一样做一个全职建筑师,朝九晚五地奔波。”


帕特里克和梅格的生活很忙碌,也很劳累。他创办了一个乡村学校,栽种蔬菜,教育孩子,一周七天都忙于家庭和社区生活。梅格也不轻松,她一周有两天时间为大卫洪葛兰的办公室做宣传和行政工作,此外的家庭和社区生活也占用了她大量的时间。



梅格在社区分享她的发酵知识


但这种忙碌又是不一样的,它是充盈而愉悦的。他们有一笔抵押贷款,因此他们建了一个小木屋用来偿还那份贷款,小木屋取名为“PERMIE爱的小屋”,挂在Airbnb上。他们的房屋由此有了许多访客,也结交了很多朋友。







到Tree Elbow参观的人们


帕特里克:"我们的家庭收入不足30,000美元,远低于贫困线,但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很富有,因为我们有时间。我们的银行就是树桩和地窖,还有收集的种子。但是,最大的财富是我们的知识宝库,它永远不会被夺走,直至死亡。“


对他们来说,金钱并不是最大的财富,真正的财富是时间,家庭时间和社区时间,知识以及累积知识的过程。因此,在教育小孩的时候,他们强调的是关系以及知识。


伍迪小朋友也不干落后,父母在忙碌的时候,他也不闲着,处处都有他的身影。跟着父母骑单车去寻找柴火,看到一个5岁的小朋友把和他差不多大的木柴搬上拖车,我简直惊呆了。这还不是全部,你见过哪个五岁的小孩拿着一把刀,一边挥舞着削蔬菜一边淡定地说:我三岁就开始使用刀了。小老弟,你很可以!




梅格在伍迪睡觉之间问他:“今天的你感觉怎么样?这样的生活你感觉怎么样?“


伍迪回答她:”妈妈,我觉得它很美丽。“ 小朋友的语言真是可爱。



伍迪跟着爸爸学木工


梅格:”家里有个小孩子,每天都像冒险,一天的辛苦工作后会觉得很疲惫,但孩子的畅想在提醒你,生活在这里是我们的荣幸。“


伍迪每天起来,就开始拥抱这个世界,跟着爸爸到森林里采集食物。在一亩半的土地上不可能做到自给自足,他们也会和其他社区的交换食物。




除了菜园里产出的食物,森林里的其他食物也被纳入到了每天的饮食。大部分是菌类、动物和一些野菜。帕特里克会到森林里寻找一些可食用的野菜,他在社区定期举办了一个科普可食用野菜的活动,帮助人们认识一些可以吃的野菜。





帕特里克在科普可以食用的野菜


他们大约有8、9年的时间没有吃超市的工业食品了。从小到大,伍迪没有吃过加工的零食,他的零食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柑橘,又或是一大捧新鲜的浆果。




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低碳节俭的生活,家里有两个堆肥旱厕,粪便经堆肥后就变成了土地的肥料,生活用水经过滤后用来浇菜。尽量不成为一个污染者似乎是他们生活义务。



堆肥旱厕使用的锯木


帕特里克: ”有幸生活在Dja Dja Wurrung社区,要学习和尊重当地的文化,过得更好是一种责任,同时,低碳生活,照顾好这个世界也是一种义务。即使世界上有阴霾,很多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的生活仍充满欢乐。我并没有要求所有人都要这样做,而是我们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这是我们对世界负责的方式,也是对这个时代困境的回应。这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毫无价值,但对我们来说,这感觉很美妙。“

一家人在1.5亩农场上的10年生活,简朴的生活造就充盈的内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