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蒲城甘南沟灰场 复垦土地及生态强遭破坏的申诉”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产品维基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1个中间版本)
第10行: 第10行:
 
事情起因是蒲城中森工贸公司在未通知我本人的情况下强行开挖甘南沟大坝,破坏已复垦平整的耕地。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在未与我达成所承诺的水电路配套设施,土地、青苗补偿协议,只预付部分补偿款的情况下,强行进行所谓环境治理,并对本合作社法人代表多次进行威胁、恐吓。
 
事情起因是蒲城中森工贸公司在未通知我本人的情况下强行开挖甘南沟大坝,破坏已复垦平整的耕地。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在未与我达成所承诺的水电路配套设施,土地、青苗补偿协议,只预付部分补偿款的情况下,强行进行所谓环境治理,并对本合作社法人代表多次进行威胁、恐吓。
  
[[文件:蒲城许东胜2.jpg]]
+
[[文件:蒲城许东胜2.jpg|800px]]
 
我在2010年就与拥有甘南沟贮灰场使用权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达成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意向(《关于对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议标的请示》),得到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各领导同意并批复,当年已开始进行土地恢复工作。分别在2010年12月和2011年2月,《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绿化可行性报告》与《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技术安全环保组织措施》的文件先后得到批复。双方于2011年3月正式签订《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甘南沟灰场28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期间,由于事故原因,两次热水损毁树木。出于当时设施的配套不完善,所有损失许东胜没有让电厂承担任何责任。电厂出于对本身利益的考虑,由于许东胜的进入使环境得到了保护和绿化,在信任的情况下,允许2012年冬季开始对甘南沟整个沟道进行复垦整理,并于2013年3月签订第二份《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剩余655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合同规定本合作社拥有合法的甘南沟土地治理使用权。
 
我在2010年就与拥有甘南沟贮灰场使用权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达成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意向(《关于对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议标的请示》),得到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各领导同意并批复,当年已开始进行土地恢复工作。分别在2010年12月和2011年2月,《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绿化可行性报告》与《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技术安全环保组织措施》的文件先后得到批复。双方于2011年3月正式签订《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甘南沟灰场28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期间,由于事故原因,两次热水损毁树木。出于当时设施的配套不完善,所有损失许东胜没有让电厂承担任何责任。电厂出于对本身利益的考虑,由于许东胜的进入使环境得到了保护和绿化,在信任的情况下,允许2012年冬季开始对甘南沟整个沟道进行复垦整理,并于2013年3月签订第二份《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剩余655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合同规定本合作社拥有合法的甘南沟土地治理使用权。
 
+
[[文件:蒲城许东胜3.jpg|800px]]
 
合同签订内容第二条,双方约定“乙方必须进行合法经营,植树造林、水土保持及其他经济林木使用,并符合环保要求,不得给土地造成永久性的损害。不得将已覆土处裸灰在外,否则甲方有权收回土地使用权,终止合同。”而经过近五年的土地复垦工作,虽中途遭受甘北村人为破坏,在多次维权斗争之下,经过蒲城县政法委的协调处理,所恢复的土地栽植的460亩梨树及其他树种基本存活良好。生产路,土地整理,包括跟生产相关的建筑设施,本合作社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及时间,将废弃的灰沟彻底变换容貌,土地经过几年的治理和土壤培肥,已基本恢复了土地的生产能力。
 
合同签订内容第二条,双方约定“乙方必须进行合法经营,植树造林、水土保持及其他经济林木使用,并符合环保要求,不得给土地造成永久性的损害。不得将已覆土处裸灰在外,否则甲方有权收回土地使用权,终止合同。”而经过近五年的土地复垦工作,虽中途遭受甘北村人为破坏,在多次维权斗争之下,经过蒲城县政法委的协调处理,所恢复的土地栽植的460亩梨树及其他树种基本存活良好。生产路,土地整理,包括跟生产相关的建筑设施,本合作社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及时间,将废弃的灰沟彻底变换容貌,土地经过几年的治理和土壤培肥,已基本恢复了土地的生产能力。
  

2019年6月14日 (五) 11:36的版本


关于蒲城甘南沟灰场 复垦土地及生态强遭破坏的申诉

蒲城县政法委、县委扫黑办、公安局打黑办:

2016年2月15日,我是许东胜,孙镇黎起六组人,作为拥有甘南沟合法治理使用权的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在蒲城电厂被办公室杨鹏召集来的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人员闵军娃等人的威胁与殴打。 蒲城许东胜1.jpg 事情起因是蒲城中森工贸公司在未通知我本人的情况下强行开挖甘南沟大坝,破坏已复垦平整的耕地。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在未与我达成所承诺的水电路配套设施,土地、青苗补偿协议,只预付部分补偿款的情况下,强行进行所谓环境治理,并对本合作社法人代表多次进行威胁、恐吓。

蒲城许东胜2.jpg 我在2010年就与拥有甘南沟贮灰场使用权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达成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意向(《关于对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项目议标的请示》),得到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各领导同意并批复,当年已开始进行土地恢复工作。分别在2010年12月和2011年2月,《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绿化可行性报告》与《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甘南沟灰场植树造林租地技术安全环保组织措施》的文件先后得到批复。双方于2011年3月正式签订《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甘南沟灰场28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期间,由于事故原因,两次热水损毁树木。出于当时设施的配套不完善,所有损失许东胜没有让电厂承担任何责任。电厂出于对本身利益的考虑,由于许东胜的进入使环境得到了保护和绿化,在信任的情况下,允许2012年冬季开始对甘南沟整个沟道进行复垦整理,并于2013年3月签订第二份《甘南沟治理租赁合同》,将剩余655亩土地出租给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合同规定本合作社拥有合法的甘南沟土地治理使用权。 蒲城许东胜3.jpg 合同签订内容第二条,双方约定“乙方必须进行合法经营,植树造林、水土保持及其他经济林木使用,并符合环保要求,不得给土地造成永久性的损害。不得将已覆土处裸灰在外,否则甲方有权收回土地使用权,终止合同。”而经过近五年的土地复垦工作,虽中途遭受甘北村人为破坏,在多次维权斗争之下,经过蒲城县政法委的协调处理,所恢复的土地栽植的460亩梨树及其他树种基本存活良好。生产路,土地整理,包括跟生产相关的建筑设施,本合作社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及时间,将废弃的灰沟彻底变换容貌,土地经过几年的治理和土壤培肥,已基本恢复了土地的生产能力。

蒲城县国土资源局对甘南沟进行了土地复垦项目审批,并验收,证明甘南沟已经成为耕地。(附件:《蒲城县国土资源局关于蒲城县2014年土地整治项目竣工验收的请示》【蒲国土资<2014>106号】)然而,已经通过市国土资源局验收合格,成为可耕土地,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又申报所谓的《甘南沟储灰场土地治理及综合开发项目》,并且得到蒲城县经发局、环保局的批准。

依照《土地法》拥有土地治理使用权的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已经进行了有效治理,并取得显著成果,将683亩灰沟荒地恢复其生态,现在遭到并没有合法使用权的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的破坏和干扰。蒲城县国土资源局进行的占补平衡项目,并通过验收合格,符合《土地法》的相关规定,而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开工处就为占补平衡项目实施验收耕地。刚刚才验收通过的耕地现在又要进行所谓的土地治理及综合开发,这其中的法律依据何在?是土地治理造福一方,还是挖灰变卖牟取暴利,中饱私囊?

本合作社在2010年开始义务性恢复耕地中,不计个人代价和利益,在2011年和2013年取得甘南沟683亩灰场土地治理使用权,并且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治理工作。甘南沟灰场土地治理并不存在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项目报告中的污染问题。

但是,在本合作社使用权期限未到,且种植的经济林即将产生效益,土地整理取得成果的时候,遭到蒲城电厂原办公室主任杨鹏的逼迫和蒲城中森工贸有限公司的威胁,强行与本合作社法人代表许东胜签订了单方面制定的所谓三方协议,且将使用权出租并签订合同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所谓的“见证方”,违背本人意愿。在2015年6月3日签订的协议中,没有任何补偿金、补偿标准等内容,且完全不是出自本人意愿。

协议签订后,蒲城中森公司负责人王忠民曾与我多次协商,未达成协议赔偿,王忠民又急于所谓施工,我反复催要,王忠民支付土地补偿款13万,并立字据,后因需要购置车辆,向王忠民借款5万元,此款项与土地补偿款并无直接关系。而在2016年2月初,王忠民委托赵润清来说事,急于开工,让去赵润清家里取款五万元,结果王忠民只给了赵两万元,无奈,赵本人拿了自己一万元给我;2016年2月15日,强行开挖大坝。所以我去蒲城电厂讨要说法,出现开始一幕。随后,蒲城县中森工贸公司领导王忠民派人多次到我家寻衅闹事、声言要对我儿子许艺制造车祸,并在我合作社基地王忠民派人把我儿子打伤,王忠民派陕E 2D554车到渭南桃花源基地寻衅,临渭区三张派出所都出了警。但无数次给孙镇派出所报案,均被所长韩天生以有纠纷,没时间推脱,韩天生多次威胁我不许提及引发此案的蒲城电厂原负责人王勇彬与办公室主任杨鹏,并多次因为我的上访让我跟王忠民说事,不知道其中他们的关系是什么。

现在,王忠民挖完了粉煤灰,所谓的土地治理也不做了,期间无数次二次污染都被蒲城环保局包庇和纵容,蒲城县经发局所谓的立项与备案不知是否还有意义,我685亩生态农业基地彻底瘫痪,特地反映给政府部门,期望能够打黑除恶,弘扬正义。




大荔天使瓜果专业合作社 许东胜 13759634010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